曾經在過街天橋、廣西裝外套告欄上被貼得到處都是的“收藥”小廣告經過幾年來不斷整治,如今已經蹤跡難尋,這些“職業收藥人”真的已經轉行了嗎?記者通過暗訪發現,回收倒賣藥品的生意並未被就此斬斷,而是改為更加隱秘的途徑,收藥人埋伏在小醫院周邊“租借”病人醫保卡直接領藥,而一些所謂的“醫葯公司”和“大藥房”公然在網上建立主頁,吸引零散收藥人的貨品,集中起來銷往全國。
  來自丰台法院的一個調研報告證實住商不動產,該法院去年審理78件涉及藥品的犯罪,涉及三級販藥網絡。而網絡大藥房與公司,正是中間的藥販。而現實的問題是難以有效查處,屢禁不止。
  老年醫院門口盯上“門特ARMANI”病人
  雖然一當鋪些職業收藥人如今已經不敢明目張膽貼小廣告,或者打著牌子公然收藥,但是在醫院附近還是能看到他們的身影,尤其是老年人扎堆的醫院。在西城區一家社區老年醫院門口,記者就遇到了這樣的收藥人。
  “有吃不完的藥賣嗎?”“我們高價回收藥。”一個中年男人在醫院門診大廳外徘徊著,時不時對過往看病的人低聲詢問,他同時很警惕地觀察著四周,避開保安的視線。這時,有個大媽停住了腳步和他搭話,記者也湊了過去,稱家裡有點藥要烤肉處理,男子示意我們出去說,三個人來到醫院大門對面的健身廣場。
  “我家裡有老人吃剩下的治療心臟病的藥,你們收麽?”記者問,“收的,具體什麼藥?有多少?”“速效救心丸,120粒一盒的那種。”“11塊錢一盒。我只要今年的,去年的不要。”“去年的也沒有過期啊。”“是沒過期,但是藥越新價錢越高,時間長的我們不好賣,過期的那就更不能賣了,人命關天的事。”記者算了一下,120粒裝的速效救心丸的零售價是一盒23元左右,在這種社區老年醫院用醫保卡是自己負擔10%,也就是2.3元,如果以11元價格賣出,病人一盒可以賺8.7元。
  旁邊的大媽掏出自己剛在醫院開的“拜糖平”詢價,男子稱可以給35元,這個價格是醫院開藥價格的一半。“為什麼這個藥你們給這麼高價格,速效救心丸才給四折?”“糖尿病的藥需要的人特別多,最好賣,所以價格高。”男子很感興趣地問大媽:“您還有別的糖尿病的藥嗎?您是門診特殊病的醫保嗎?”
  確定大媽確實是“門診特殊病”的醫保,男子明顯更加興奮,他索性拿過來老人裝藥的塑料袋,自己查看起來。記者看了一眼取藥單,包括拜糖平、胰島素等幾種藥一共400多元。“您吃不了這麼多吧?剩下的都賣給我吧,您只掏10%,我回收出一半價格,您凈賺四成。”大媽也搞不清自己開的藥夠不夠吃,男子索性幫助老人算起來:“這個拜糖平每盒30片,一天三次,每次一片,這兩盒夠吃20天的,醫院的規定是10天就可以取一次藥,這個肯定有富餘。”在男子的一番游說下,老人賣了一盒“拜糖平”,得到35元。男子很熱情地把自己的電話留給了大媽,稱“下次取藥多餘的還賣我。”
  “租借”醫保卡一月500元
  為什麼對“門特”病人這麼感興趣?中年男子解釋說:現在市民手中的醫保卡,一種是普通門診,也就是大多數市民享受的醫保待遇;另外一種是22種門診特殊病,病患經過醫療機構的檢查登記,便可以申請享受到門診特殊病的待遇,包括冠心病、糖尿病、惡性腫瘤等,不但門診報銷起付標準低,而且可以就近選擇定點醫院拿藥,享受90%醫保。“平時多開一點很方便,所以我願意從他們手裡收藥。”
  記者表示,家裡老人曾經得過風濕性關節炎,治療幾年之後現在基本好了,不知道醫保是否享有“門特”的待遇。收藥人表示,風濕性關節炎是在“門特”範圍之內,不過每三個月要化驗檢查,好了之後可能就不再享受待遇了,不過他依然興趣不減地問:“他現在還經常看病拿藥嗎?”“比較少了。”“那你願不願意把你家裡人的醫保卡出租給我,一個月500元。”記者吃了一驚。
  原來,他的業務除了收藥還有租卡,“你不是醫保卡本人,怎麼用啊?”“沒關係,只要有原來看病的病情記錄和藥方就行。”他表示,大醫院現在比較嚴,但是在一些小醫院或社區醫院管的就不怎麼嚴,即使拿的不是本人的醫保卡有的也可以照方配藥,“我們就說是病人的親戚或者鄰居,病人身體不便來不了,按照上次的藥方配藥,只要量不是特別大,醫院一般都會給配,10天開一次就行。實在不放心您可以和我一起來,卡放您手裡,這樣也不耽誤平時用。”記者算了一下,以前家人治療風濕病每次開藥600多元,收藥人租借社保卡每月取藥三次,可以拿到近2000元的藥品,成本只是租卡的500元和自付部分的200元,大約為35%左右,利潤大於他用四成或者五成的價格收藥,而開藥越貴他們的成本越低。
  網上收藥無發票收據不透露地址
  收藥人回收藥品之後賣給誰呢?這名收藥的中年男子向記者透露,“只要手裡有藥就不愁銷路,一般不會壓貨,積攢一批之後賣給一些收藥公司或者藥房,他們再轉手去賣。”“你怎麼找到這些公司和藥房的?”“都是網上聯繫的。”
  記者在網上搜索“北京收藥”,立刻出現很多相關網頁,打開之後基本都是經營藥品回收業務的公司和藥房,有不少公司主頁做得相當考究,顯得很正式,還有負責咨詢的客服QQ。記者聯繫上了一家“昊天大藥房”,自稱是收藥人,有一批速效救心丸要出手,詢問價格,“120粒裝的,一盒13元。”“我這裡有100多盒,價格能提高點嗎?”“才100多,數量太少,只能這個價格,如果你有1000盒以上,價錢可以提到15元。”“怎麼交易呢?”“你告訴我們地址,我們上門取貨,一手交錢,一手交貨。”以速效救心丸11元收購,13元出手來計算,收藥人的利潤不到20%。
  記者看到公司的地址寫的是潘家園東里,詢問具體方位,“我這裡藥品挺多的,想和你們長期合作,能不能去你們公司,以後我有藥就直接送過去。”“這個地址不能告訴你,以後業務多了,會有專人和你聯絡。”
  記者詢問現在收什麼藥利潤高,客服人員給記者發過來一串名字:“波立維、拜新同、拜糖平、諾和靈……都是醫保藥,價格可以給到50%以上,量多可以加價。”“你們藥房也賣藥嗎?這些藥收上來多少錢賣呢?”“賣藥是另外的人做,我不能告訴你,但是我們不在北京賣,都賣到外地。”
  記者隨後以賣藥人的身份詢問了另一家做回收的“藥品公司”,120粒裝的速效救心丸,賣價為18元,如果平均收購價為13元的話,加價將近40%。其餘一些藥品如復方丹參、腦心通、波立維、立普妥、諾和靈30R筆芯的售價分別為20元、26元、112元、55元、55元,而記者咨詢到的回收價為16元、16元、90元、42元、36元,加價幅度25%到60%不等。
  問及是否有發票、收據,客服人員稱:“什麼都沒有,正因為不用什麼費用,所以才便宜的,東西你放心,絕對不會有問題。”他還表示,現貨不是隨時就有,“有時候會斷貨,有很多小藥店從我這兒進貨。”可見,這些公司回收來的藥品除了在網上零散銷售,還賣給一些小藥店。
  食藥局稱找不到地址難查處
  來自丰台法院的一個調研報告證實了記者暗訪到的情況,該法院去年審理78件涉及藥品的犯罪。辦案人員稱:“非法收購真藥的犯罪已經逐漸形成三級利益網絡,藥品提供者、藥品收購者、藥品經營使用單位構成了一條完整的利益鏈條。其中,藥品收購者包括兩個層級,第一層級是零散收購藥品的藥販,此類藥販多在醫院門口收貨,並對藥品進行初步分揀;第二層級主要是將零散藥販提供的藥品進行彙總分類,進而銷往藥品經營使用單位。每個環節都能夠通過較小的成本獲得較大利益,特別是第二層級的藥販更成為最大的獲利者。”
  活躍在網上的這些藥房和公司正是法官所說的第二層級的藥販,記者撥打北京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舉報電話,接電話的工作人員明確表示,無論是公司或者個人回收藥品的行為都是違法的,對於記者舉報的這幾家藥房和公司,工作人員問:“有具體的地址和門牌號嗎?”“他們不說,只知道有一家在潘家園東里。”“不知道地址就很難查處了,我們也知道一些收藥公司躲在居民小區里,通過網絡收發貨,但是找不到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2011年1月,北京市公安局曾經聯合通信管理部門和搜索引擎公司,採取屏蔽鏈接、消除信息、關閉站點等多種措施對網上非法收藥信息進行過屏蔽和清除,當時切斷70%的非法收藥信息源,關閉了所有與收藥有關的站點,如今,這些網站死灰復燃,而且愈演愈烈。
  J024 製圖 張迪 H127  (原標題:網上“大藥房”成非法販藥據點)
創作者介紹

耆英饑饉8小時

rscxruioehp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